充滿啟發的全新消費者體驗

直播主事業社群兩得意

對此故事按讚
Rating Unavailable
目前按讚數

90 年代長大的孩子,人人都想效法麥可.喬丹般飛身灌籃、莫不想擁有瑪麗亞.凱莉般的金嗓,更想像湯姆.克魯斯一樣在大銀幕叱吒風雲。

現在孩子的抱負卻大相逕庭,他們想在 Twitch™ 成千上萬直播觀眾面前打電玩。因此,班.鮑曼可說是夢想實踐者。

ProfessorBroman 是 Twitch 這個價值十億美元遊戲直播平台的直播主,《邊緣禁地 3》(Borderlands™ 3)或《天命 2》(Destiny™ 2 )是他每天常玩的遊戲。鮑曼坐擁 73 萬名追蹤者、數以萬計的付費訂閱者,還有大批廣告商,他在佛羅里達州坦帕市家中以嗜好為生,過著生活優渥的日子。他還為了對抗兒童癌症募資數百萬美元,這也是他起先對直播感興趣的初衷。大家往往將遊戲視為各種社會弊病的罪魁禍首。鮑曼想證明,遊戲和電玩社群能是正向力量強大的代言人。

這個任務或許聽來輕鬆,但事實不然。

鮑曼於 2013 年開始直播。鮑曼與許許多多的創業者一樣,時運不濟時,每天埋頭苦幹 12 至 18 小時,一邊累積訂閱者群。他是 Kings Coast Coffee 的共同創辦人,同時身兼消費者與代言人的角色。他也是 GuardianCon(現在稱為 Gaming Community Expo 或 GCX)的共同創辦人暨慈善總監,透過這個直播活動讓大家在遊戲社群齊聚一堂。2019 年,GCX 為 St. 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 的兒童癌症和兒科疾病研究募集了 370 多萬美金。這項研究正幫助世界各地的兒童對抗癌症。閒暇時,他也和代表他的代理商及合作夥伴(包括美光在內)一起處理業務。

對於不熟悉 Twitch 的人來說,ProfessorBroman 在社群經營這個面向的成就可能就不是那麼顯而易見了。鮑曼是電玩好手,但是相較於藉由單一遊戲闖出名號的專業電競運動員或直播主,他的程度則是相去甚遠,但是無所謂。ProfessorBroman 幽默風趣,訂閱者(又稱為「訂戶」)依舊會準時收看直播。遊戲攻略和心血來潮的點子都是他發揮的題材,目標是每天至少讓一個人大笑。通常他一登入就能搞定這項任務!鮑曼會留意聊天的部分,保持與觀眾一來一往對話,和全神貫注於遊戲的直播主截然不同。他說希望讓觀眾有坐在沙發打多人連線《最後一戰》(Halo™)的感覺,而不是那種坐在球場最後排廉價座位吶喊的感覺。他想讓觀眾有參與感。參與感是他魅力的核心賣點,也是他這門生意核心的一環。

他說:「那兩台電腦就像是我的生命線,我做任何事都要靠它們。因此,凡是電腦的零件或配件都必須是我能賴以維生的品質,因為那就是我的日常。」

他一部分的觀眾是付費訂閱者,這些人幾乎不錯過節目,而且與鮑曼彼此有了交情。雖然穿插了很多笑話,但是當訂閱者說出關於自己勝利和慘劇的故事時,聊天內容也會越來越正經。(稍後有更深入的內容。)

創造參與感是鮑曼最在乎的事;他最忌諱直播發生技術問題,使他努力營造的環境成為泡影。如果音訊或視訊輸出斷斷續續,魅力或幽默感也挽回不了觀眾。為確保最佳收視體驗,包括 ProfessorBroman 在內的許多直播主都會開兩台電腦,一台用來玩遊戲,一台是「耐操的」直播電腦[連結一可供使用,就將這個醒目提示的部分連結到 Crucial 電競中樞頁面]。他的直播電腦至少要搭載 64GB 的電競記憶體,才能處理遊戲電腦以及主機輸出的視訊和音訊。以 ProfessorBroman 的例子來說,就是 64GB 的 Crucial® Ballistix® 電競記憶體 (多虧了 Crucial 贊助和追蹤者的推薦)。

他說:「那兩台電腦就像是我的生命線,我做任何事都要靠它們。因此,凡是電腦的零件或配件都必須是我能賴以維生的品質,因為那就是我的日常。」

鮑曼依舊幾乎每天直播,一部分是因為他是將直播視為工作的工作狂,但他的訂閱者需要他也是原因。

他說:「如果我是咖啡店老闆,但是身體不舒服,我還是必須現身開店。有些人將這個 [收看我的直播] 視為每天的日常,他們會來收看。我必須對他們負責,盡力演出最精彩的節目。」

Streaming

教授(Professor)的崛起之路

ProfessorBroman 未曾停止精益求精,時時刻刻都盡可能尋找支持他實現目標的頂級硬體,他的直播或財務穩定並非一蹴可幾。

鮑曼從小在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市長大,小時候和堂兄弟用原始任天堂(Nintendo®)打《魂斗羅》(Contra)、用 Game Boy® 玩《俄羅斯方塊》(Tetris™),然後最終改玩故事導向角色扮演遊戲(RPG),這全部都是他的回憶。他依舊留著《超時空之鑰》(Chrono Trigger™)的超級任天堂(Super Nintendo®)卡帶。

年輕時,他換了很多低薪工作,有一段時間甚至捐血漿換取買雜貨的錢。他依舊喜歡打電動,但是在他看到某個 Twitch 馬拉松直播為颶風珊迪受害者募集了 20,000 美元之前,直播這種事他想都沒想過。鮑曼說 Sandy-Thon 這場直播是他起心動念的原因,他想直播,為慈善機構募資。靠 Twitch 直播維持生計是後來才出現的想法。

剛開始時,鮑曼也將直播當成與朋友連結的方式。當時他對最速通關社群很著迷,崇尚為了最快過關而精心繪製路線的血汗過程。他最無怨無悔付出的最速通關遊戲是《邊緣禁地 2》,根據 gamelengths.com 的資料,平均的過關時間超過 72 個小時。鮑曼用了 2 小時 34 分鐘 21 秒就擊敗了這款遊戲。(根據 speedrun.com 的資料,世界紀錄是不到兩小時。)

同時,他還在精神病醫院擔任社工。鮑曼做好了改變的準備,於是開始研究直播主如何透過 Twitch 直播賺錢,並且浮現了 Twitch 或許能成為那條救命索的念頭。

鮑曼說:「我做直播為的是有錢付帳單,確定我能溫飽。我沒有遠大的夢想。我沒想過成為 Twitch 最出名的人。我只希望找份以嗜好維生的工作。」

鮑曼計算後得知,400 位訂閱者就能提供等於全職最低薪資工作的收入。他決心投入更多時間,專心直播,並且開始累積收視群。

鮑曼說:「我做直播為的是有錢付帳單,確定我能溫飽。我沒有遠大的夢想。我沒想過成為 Twitch 最出名的人。我只希望找份以嗜好維生的工作。」

他說:「我認為自己有能耐提供娛樂,讓 400 個人有興趣加入我的社群,讓他們掏出 5 美元。那是我頓悟的一刻,我發現將直播和娛樂大家當成全職工作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

鮑曼開始一週七天,每天至少直播 12 個小時,主要玩的是《天命》(Destiny)。在他達到直播時數和同時觀看人數門檻,並且成為 Twitch 合作夥伴之後,他的追蹤者人數便扶搖直上。合作夥伴的稱號讓 ProfessorBroman 有了訂閱者按鈕,這可是一大里程碑。

此後他便開始埋頭苦幹,增加他的觀眾和訂戶人數。

經歷過一連串慘劇和因緣際會的事件後,鮑曼和直播主同僚成了朋友,並且創立了 Rare Drop Co. 這間他和合作夥伴一起經營業務的控股公司。由於四名合作夥伴居住在全國各地,而且在 Twitch 之前根本沒見過面,因此鮑曼表示,光是安排四個人見面就需要碰運氣,開公司就更不用說了。

鮑曼表示:「有時候這件事令我費解,因為過程中很多地方都可能出差錯,但是卻未曾發生過。這件事讓我很欣慰。」 這四位朋友不僅對遊戲懷抱類似的熱情,更因為「電競為善」這個慈善理念而結合,而這也是 Rare Drop Co. 的座右銘以及他們打造電競社群的方式。

社群:秘訣

這位教授並非大眾口味,至少一開始不是。他說有些觀眾認為他尖酸刻薄,因為他有時候確實如此。但是那些留下來的人則發現他忠於自我,並且關心他的觀眾。他們被圈粉了。

鮑曼表示:「大家常跟我說,『我第一次看你的直播時很討厭你』。」 「我覺得你嗓門太大了、我覺得你是個混球。但後來發現你只是做自己、你人很好,而且你始終如一。那是我沒料到的事,而且我很喜歡。」

鮑曼關心他的追蹤者,甚至仰賴他們審查產品和贊助商。有一次與贊助商簽約後,觀眾很快就讓他知道贊助商的產品欠佳。果不其然,粉絲說對了。如今,有潛在贊助商上門時,他會以聊天的方式進行審核,Crucial Ballistix 電競記憶體 就是這種情況

鮑曼表示:「我問他們認不認識 Ballistix。結果和我聊天的人全體一致同意,例如『哇靠,我愛死那些人了』。」

鮑曼並未聲稱和每位看直播以及留言的人有關係。不過他絕對認識一些每天看直播的老訂閱者。有些人會分享自己生活中的喜怒哀樂。ProfessorBroman 和其他常客會把握慶祝或相互打氣的機會,在人們最需要的時候適時表達關心與認可。

我是個怪小孩。我朋友不多。如今我有機會為某個人在網路建立一個家,讓對方在這裡有安全感,讓他們在面對人群之前有個鼓舞人心的地方能恢復元氣。」

他說:「我盡我所能讀留言,這樣才能了解大家生活中的大小事。如果對方跟我說他們想生小孩,接著九個月後孩子出生了,我想參與那個過程。我知道自己是對方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是我的長期觀眾,我當然對他們個人的成功深感興趣。我想知道他們幸福健康,而且覺得自己是人生勝利組。」

在一名長期觀眾罹癌過世之後,對方的家人與鮑曼聯繫,並且表示這名觀眾接受治療時會一邊看直播。在治療失效之後,直播成了一種平靜轉移注意力的方式。鮑曼深受感動,並且樂於成為觀眾生活中的正向力量,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小時候一度需要支持性社群協助。

鮑曼說:「除了支持我的家人,我沒有任何人可依靠。我生命中的各種外在因素都說我遜斃了,無論是在學校被霸凌或其他事都是。我是個怪小孩。我朋友不多。如今我有機會為某個人在網路建立一個家,讓對方在這裡有安全感,讓他們在面對人群之前有個鼓舞人心的地方能恢復元氣。」

無論是建立社群、為慈善機構募款、追求創業,或者只是成為某人生活中的亮點,班.鮑曼都是直播確實能行善的最佳範例。

Crucial® 和 Ballistix® 是 Micron Technology, Inc. 的註冊商標。本文提及的所有其他商標和註冊商標皆屬其各自擁有者所有。

+
+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