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速度

無國界藝術家:創意合作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text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unavailable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unavailable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unavailable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unavailable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unavailable
global_contentrating_ratingvotes

作家露意莎·梅·奧爾柯特(Louisa May Alcott)在提及創意火花時曾說:「要兩顆打火石才能生火。」 感謝今日的雲端科技和功能逐漸強大的電腦,線上合作成為新的創意駭客,它齊聚了世界各地的藝術創作者以產生多重觀點、多重文化的表達形式。

運用在雲端的金字塔式平台,藝術家、音樂家、作家,甚至是演員和舞者均齊聚一堂,不僅跨越國界而且不分國界,一同腦力激盪、評論、辯論、歸納、建構和解構。此種合作完全是以產生嶄新作品為名義:繪畫、歌劇、詩詞、戲劇、動畫、電影、歌曲等等。創意天才在孤獨中辛勞的日子已逝,曙光展現,無國界藝術家以「分散式創意生產」同心協力創作的日子來臨了。

與眾不同

雲端合作令人感到興奮,因為它預示一種與眾不同、震撼的創意工作在虛擬空間的爆發。有賴於雲端科技,人類歷史上首次能夠無分年齡、國籍、文化和才華,無需四處奔走,隨時隨地如願地融合並完善他們的構想和見解。

當然,在雲端出現之前,人們已經有遠距離合作經驗,但是物流方面的安排卻是一大挑戰。Cassandra Project 算是最早使用網際網路進行創意合作的專案之一。由紐約、加拿大和羅馬尼亞三地的舞者、音樂家、教育工作者以及科技專家組成的聯盟,運用一個稱為 CU-SeeMe 的軟體伺服器,為全世界各地的觀眾展開現場演出。

創意天才在孤獨中辛勞的日子已逝,曙光展現,無國界藝術家以「分散式創意生產」同心協力創作的日子來臨了。

在 1996 年到 2000 年期間,該專案透過數位科技,串流直播由全球各地舞者和音樂家共同合作的演出。一位編舞指導在遠方指揮表演者,就像指揮家指揮管弦樂隊一樣。但是當時連線緩慢(當無線網路在 1997 年初次可供商業使用時,一開始的傳輸速度是每秒鐘 2Mb 數據資料)而且必需時常重新下載影像,對參與表演的人員和觀眾都造成干擾。現代網路連線以及雲端則可大幅改善這些體驗。事實上,雲端自 2008 年左右已開始獲得廣泛採用,激發了一場真正的遠距藝術合作風潮:

  • 得獎的 Post Natyam Collective 由來自美國、德國和印度的成員所組成,他們藉由雲端合作以創造並呈現舞蹈、影片以及其他藝術表演。這個有 14 年歷史的團體,其宣言中有一項承諾,是要作為一個「透過線上集體創作,從中每個人都可以個別精心創造產品」。
  • 互動日記(Interactive Diaries),源於歌德研究所(Goethe Institute)贊助的文化創新者論壇(Cultural Innovators’ Forum),展示世界各地藝術家在即時互動下所創作的音樂/聲音、攝影和繪畫。「科技和藝術是用以鼓勵處於不同空間和文化距離的人進行溝通」,專案的網站上如此解釋。「插畫、攝影以及聲音藝術取代了文字,並且透過其共通語言,有助於打破誤解和刻板印象的藩籬。」
  • 歌劇世界也開始採取行動了。《Pancho Villa from a Safe Distance》運用雲端和網路科技(包括視訊會議),讓位於墨西哥市和德州奧斯汀的創作者能夠進行跨界合作。
  • 為拍攝奧斯卡入圍電影《守壩員》(The Dam Keeper),75 位來自不同地方的動畫家、畫家、音樂家、製片人員、雕塑家和編輯者,共同使用單一線上分享檔案的網站進行即時線上協作。
  • 《A Tale of Two Tricksters》由阿拉斯加原住民文化遺產中心(Alaskan Native Heritage Center)和紐約的普雷戈內斯/波多黎各旅行劇院(Pregones/Puerto Rican Traveling Theater)透過雲端合作,融合了兩種文化對神話「騙子」的詮釋。表演工作者在阿拉斯加和紐約同時推出此劇,還在雲端即時進行互動,並做線上直播活動。

「齊聚」:優點

為何要合作? 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的經典散文《談自立》(Self-Reliance)塑造了美國國家的一部分,雖然理由可能並不明顯。創意界中許多人都堅信合作,甚至依靠合作獲得以下好處:

  • 創造力。「腦力激盪」(brainstorm)這個名稱的出現不是沒有原因。構想的一來一往,刺激我們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從而帶出更多構想。當我們有人來激發想法,或有人能用自己的想法來刺激我們的想法時,就比較容易跳脫一般的框架思考。我們若和一個團體進行腦力激盪,尤其是個多元化團體,就更能獲得更多想法。
  • 同伴關係。「一」是個孤獨的數字。透過線上認識並與其他有興趣、有才華且有創意的人合作的機會一點都不缺乏,加上有越來越多的網站和應用程式等著你去發掘。
  • 成長。與他人合作,即代表了獲得並給予新的嘗試方式;也表示獲得並給予針對作品進度的評論。麻省理工學院開發出來的Scratch,讓年輕人齊聚,透過數位「程式磚」(programming blocks)創造出互動式故事、遊戲和藝術模擬。這個網站自 2007 年推出以來已經製作出 1 百萬件以上的創意專案。
  • 發展。和他人合作即表示互相取得彼此的觀眾群。合作可以擴展藝術對人們生活的影響能力,這是藝術家創作的主要原因。

儘管面對面合作方式很好,但我們日益增加的行動文化讓藝術家能夠享受自己獨處的時間,同時也能從與他人合作當中獲益。雲端成為創意人士眾所週知的「第三空間」,這個空間介於家庭生活和專業生活之間,讓藝術家、音樂家、作家和表演工作者能聚集分享而無需花費額外的旅行支出和交通上的不便。

事實上,有些人認為,有幾個原因能讓線上合作甚至比一對一會議更有成效:

  • 主導型人格減緩。研究顯示虛擬腦力激盪產生更好的構想,不只是因為雲端可以讓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觀點的人齊聚一起,而且也因為這種情境很難讓任何人主導線上討論。聽取來自許多不同人士的各種構想,就是腦力激盪的重點,不是嗎?
  • 個性害羞的人表達自我意見。和面對面的會議相比,匿名程度相對較高的線上經驗提供的管道,讓害羞靦腆類型的人比較容易表達自我意見。
  • 雲端空間 24 小時全天候開放。合作者不需要為了瀏覽某個文件或聽取某個進度而在半夜 2 點或是清晨 6 點起床,但如果他們想的話當然也可以。無論你處於哪個時區,雲端空間永遠開放,你也可以隨個人喜好和方便而使用。

符合時代潮流的科技

任何一位在幾年前試過視訊會議的人都可以證明,當時要在線上和即使只是另外一人進行合作,都絕非易事。在雲端出現以前,我們仰賴家中和辦公室硬體設備來傳送和接收視訊及音訊資料。但是伺服器需要大量記憶體才能保持資訊的流動。如果沒有强大的硬體,網路連結在當時就會完全停止或中斷。遠距交談和簡報幾乎總是受這些暫停情況的影響,導致挫折感和思想交流的中斷。

儘管有挑戰,企業界從未忽視遠距合作的優勢,即使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期間阻礙了企業預算也不例外。事實上,資金緊縮幾乎一向是組織把資料移至雲端的主要原因之一。Micron 高級客戶專案經理 Gregg Wolff 認為,他們能夠以較低的成本來運用雲端伺服器提供的巨大記憶體空間,並且無需為了保持內部硬體的運轉而雇用 IT 人員。

儘管面對面合作方式很好,但我們日益增加的行動文化讓藝術家能夠享受自己獨處的時間,同時也能從與他人合作當中獲益。

注意到這一趨勢,雲端提供者也提高了其資料儲存和處理的能力。很快地,其他人也因此獲益,包括創意領域的從業人員。目前,從社交媒體到生產力應用程式的平台都使用雲端科技,提供順暢的線上直播體驗,無論有多少人收聽或其身在何處。音樂家能聆聽、評論合作的曲目並為其增加(或移除)樂器;藝術家能即時在共享的數位畫布上描摹並繪畫;觀眾能和電視連續劇互動以影響故事發展等。

隨著高頻寬 5G 網路的出現,將進一步強化合作過程,在資訊公路上新增通道以消除數據資料瓶頸和不穩定的連接,並為虛擬實境、全景投影和人工智慧等新興科技鋪路。我們很快就會忘記和我們合作的創意夥伴和我們身處不同的空間:因為,某種意義上,他們和我們是在同一空間。

記憶體:必要成份

為了保持大量的資料流動以進行創意合作,雲端伺服器和連接它們的網路需要記憶體。今日的雲端服務提供虛擬無限量的記憶體容量,以滿足我們對視訊、音訊和線上直播的無限需求。隨著包括人工智慧和虛擬實境在內的新興技術越來越盛行,對記憶體的需求只會在雲端和「邊際」空間(即在我們的設備或資料中心)同時增長。

為了讓身歷其境式科技(immersive technology)提供有品質的用戶體驗,其將使用雲端和邊際來即時處理大量數據。對更大、更快速、更強大記憶體的需求,並不會消失,並且在未來幾年一定會增加。

Micron 長期以來一直處於記憶體科技的前端,我們今日憑藉强大、快速的 DRAM 記憶體晶片和高密度的 NAND 快閃記憶體而保持著這一地位。而我們的 3D XPointTM 記憶體科技— 比 NAND 更快速,且比DRAM 更高密度— 在雲端和邊際快速移動大量資料。

隨著科技的改善和出現— 從全景投影到或許有一天「把我傳上去」(beam me up)的能力— 人類會繼續期待更好、更快速和更實際可行的方式來彼此融合和交流。

我們很快就會忘記和我們合作的創意夥伴和我們身處不同的空間:因為,某種意義上,他們和我們是在同一空間。

此種益處超越了企業、甚至超越藝術本身的範圍。參與大歷史計畫(Big History Project)的學者認為,「集體學習」比任何其他因素還要能推動人類進化,以超越地球上任何其他生物的進化。雲端正以一種前所未有的規模和速度發揮集體學習和創新的能力。

儘管有其重要性,記憶體科技所面臨的挑戰卻令人困惑。其他一些公司,可能會因為對數位記憶體的共同貪婪的渴求望而卻步。但是 Micron,這個唯一生產大容量 DRAM、快速 NAND 以及最好的 3D XPoint 記憶體製造商,已經能夠應付這個挑戰。我們的解決方案能夠快速地處理虛擬數據資料系統,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只會變得更密集、更快速且更有效率。

接下來呢? 為不得不分開的朋友們建立虛擬實境的環境? 一部讓世界每個人成為 15 秒明星的電影? 創作一齣有外太空外星人,或是又唱又跳機器人的音樂劇? 為了讓這些和其他遠距的藝術專案得以進行,還需要有許多環節配合,包括新的記憶體架構,使其能更快速地運用日益龐大的資料儲存庫。Micron 已準備好要引領這個任務,先從記憶體著手,再到合作、有創意之心的聯網時代。

+